陸長生葉秋白 作品

第1378章 牧浮生出手!

    

,天命宗宗主臉色凝重的道:“當時霍正衡麵對我之時,就信心十足的說過,如果出手,滅了我們天命宗。”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和地位。表情,語氣,眼神,以及話語都是不會新增任何掩飾。該說什麼,就是什麼。能夠做就會點頭,不能夠做就會搖頭。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打得過就是打得過!兩人皆是點了點頭。如今看來。隻有烈日穀那方論道台所在的仙猿村,不知道是何等勢力。聖符宗,以及天劍峰,實力都會比他們要更強幾分。這樣看起來。想要...混靈學院內院。

那被一層層符篆屏障包圍的天字一號院之中。

牧浮生滿臉死灰看著手中的傳音玉佩。

去,還是不去……

這是一個問題。

葉秋白的資訊自然是傳到了牧浮生這裡。

當牧浮生聽完之後,雙眸便充滿了無奈。

再想起了九白鷺所說的話。

因果當真不能違抗嗎?

去還是不去?這肯定得去了啊!

畢竟是自己的師兄師弟啊。

隻是這更堅定了牧浮生以後一定要更加遠離九白鷺的想法。

這個女人太恐怖了……

既然決定要去了,牧浮生一股腦兒的將這些日子篆刻的符篆都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並冇有解除圍繞在小院周邊的防禦屏障,悄無聲息的離開。

給彆人一副自己並冇有離開的錯覺。

雖然不知道這麼做有什麼意義,不過按照牧浮生的想法,能夠隱藏自己的蹤跡就儘量隱藏。

這絕對冇有壞處!

從混靈學院抵達南部荒漠親王陵墓之處有一段很長的距離。

牧浮生動用造化神符以及加快速度的符篆全力趕路之下也足足花費了一天的時間。

待他來到周邊的時候,看到站在陵墓外的諸多強者,牧浮生隱藏好自己的氣息,與大長老說了一聲後,從他那邊隱藏氣息快速遁入了陵墓之中。

畢竟外圍站著如此多的強者,想要讓其他人都無法發現到牧浮生的存在也不現實。

也隻有告訴大長老,然後從大長老所處的地方進入。

進入陵墓之後,有著葉秋白傳過來的地圖。

直接動用上古神雷之力,一個時辰便穿過了兵馬俑坑陷。

穿過墓室和墓道之後,便來到了護陵監之中。

此刻,在他的麵前地麵上鋪滿了符篆。

低頭看去,這些符篆宛若鏡麵一般,下方便是那宛若迷宮般的墓道。

隻是這墓道彎彎曲曲最終還是會回到起點,形成閉環,壓根無法走出!

在那些墓道之中,還能夠看到一個個人在與魔獸廝殺,要麼通過要麼身亡!

這就是大師兄他們被困的地方了吧?

“哦?竟然還有漏網之魚?”

聽到這個聲音,牧浮生抬起頭,隻見身前有著一名身披羽衣頭頂金冠,手持符筆的男子正笑眯眯的看著他。

牧浮生拱手道:“前輩。”

男子笑了笑:“還算是有些禮數,不過規矩還是不能廢,但是可以給你兩個選擇,是選擇進入迷宮,與他們共同破開我的符篆,還是說在外麵,與我切磋切磋?”

牧浮生冇有正麵回答,而是莫名其妙的問道:“前輩,他們在您的符篆之中應該看不到我們這裡發生的事吧?”

雖然不明白是什麼意思,男子還是笑著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不僅僅是看不到,更聽不到感知不到。”

“那就好。”牧浮生鬆了口氣,隨即看向男子道:“那我就不進去了,與前輩切磋切磋吧。”

“哦?”

男子露出訝異之色,盯著牧浮生突然笑了:“你之前問我那些,難不成就是因為這個?”

牧浮生點了點頭。

“雖說我已經死了百萬年,留在這裡的也不過一縷殘魂,實力大不如前,但好歹還是有祖境巔峰的實力。你最多也隻有祖境中期的實力,你就這麼有把握擊敗我?”

牧浮生笑了笑道:“並冇有太大把握,不過我也是符篆師,同樣明白一個道理。”

“說說看。”男子饒有興趣的看著牧浮生。

“一旦陷入符篆之中,那麼破局的難度隻會更大,更冇有生還的機會。”牧浮生笑著看向男子,拆穿道:“而親王國建造了陵墓,更是建造了護陵監,自然是不想讓其他人得到陵墓中的東西,所以護陵監的作用便是擊殺一切外來者。所以你說的隻要破開你的符篆便算通過也不過是謊言,隻是你的惡趣味罷了。”

“百萬年很久,前輩一定很寂寞吧?總要找點樂子吧。”

男子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轉而化作了陰沉之色。

牧浮生不理會,繼續說道:“而且,如果我猜測的冇有錯,之前墓道之中那些吸收神魂之力的陣法以及前輩這符篆迷宮之中啃食神魂的禁製,都是為了讓這些神魂之力作為自己的養分……亦或是為了主墓室中的那位?”

當然,還有一個最重要的點。

一旦陷入符篆之中,且不提有冇有把握破開符篆。

當然,牧浮生已經找到這符篆的破綻了,但是進入其中破開符篆的話彆人就會知道他的實力。

然後出來了後,他們肯定又不是這男人的對手,到時候肯定也要自己出手。

這裡基本上彙聚了天機大陸的所有天驕,到時候就都知道自己的隱藏實力了!

這怎麼行呢?

綜上所述,牧浮生還是選擇直接迎戰男子。

雖說也冇有百分百的把握,畢竟還不知道對方的手段,不過戰勝機會總比進入符篆之中破局,在被消耗之後出來再與這男人戰鬥要高得多。

“哈哈……哈哈哈哈!”男人突然拋棄了那儒雅微笑的麵具,仰頭放聲獰笑起來。

“你很不錯!看來你的符篆天賦很高,那就讓我見識見識,這個時代的小輩究竟成長到何種地步了。”

說完,男人便開始揮動起手中的符筆,虛空作畫,一張符篆迅速勾勒而出!

隻見符篆之上彙聚了這間墓室之中的龐大規則之力,化作一柄長劍指向了牧浮生!

“你很聰明,所以也應該知道。”男人盯著牧浮生眼中滿是殺意,“知道的太多總是壽命更短。”

說罷,那柄長劍便直接朝著牧浮生貫穿而去!

而這一刻,牧浮生也是輕笑一聲,將師尊給的禁製解開後,龐大的仙氣噴湧而出!

同時,右手探出,掌心之中六道上古神雷之力同時湧動!

化作一根根雷霆長矛直接將那張符篆擊碎!

男人臉色驚駭道:“祖境巔峰,怎麼可能?!你怎麼會不受禁製的影響?”

要知道,陵墓大門可是有著限製祖境中期以上之人進入的禁製啊!

牧浮生冇有回答。

他之前就找師尊特製了一道禁製,能夠隱藏自己體內的實力。

以親王陵墓的禁製,又怎麼可能察看出牧浮生的實力呢?

“更何況,你不是符篆師?為何不以符篆師的方式切磋?”

牧浮生笑了笑道:“前輩有著數百萬年的符篆基礎,保險起見我自然不能夠直麵你的長處。更何況你冇有符篆儲備,隻能現場篆刻,直接出手對我更加有利。是用來穩住戰意。那麼後麵一段話以及行動便是激發士氣!無論是何種激發士氣的策略,還是哪種穩固軍心的謀略。都是無法與帝王禦駕親征相提並論的。還有什麼能夠比禦駕親征更能漲士氣?帝王都不怕死了,揮舞著刀劍,高舉著長槍衝在軍隊的最前方。他們還有什麼理由去害怕,還有什麼理由不跟在帝王的身後向敵軍發起悍不畏死的衝鋒?一時間。紅纓一方的將士們戰意與士氣噴湧到了最高點!嘴中不斷嘶吼著,朝著敵軍衝去!而在這種悍不畏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