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清顏傅景梟 作品

第399章 「番外3」蘇予梟喜當爹

    

我說讓你非要今天拍完了?我說的是半周。”聞言,導演瞬間便沉默下來。阮清顏眼尾輕撩,“辭哥如果趕進度的話,再跳幾遍今天拍完我應該還可以。”她的體力不至於連幾遍舞都跳不了。以前在殺手位麵的時候,她特意做過體能訓練,即便跳舞也比彆人持久得多。“是趕進度。”蘇西辭緋唇輕勾。他逐漸將眸底的不悅斂起,泛起些許期待的光,“我答應了妹妹要儘快回國看她,如果不是要拍MV我今天就該見到她了。”阮清顏緩緩地打出一個:…...[]

傅慕清和蘇予梟四個月大的時候。

一天清晨醒來,兩個小傢夥一人抱著阮清顏的一隻手,小嘴兒叭叭的,“mama~”

阮清顏的心瞬間就被他們軟化了。

但傅景梟卻打翻了醋罈子,對於兒子隻會喊媽媽不會喊爸爸的事情耿耿於懷。

於是每天都圍在兩人身邊教他們喊爸爸。

傅慕清坐在床上,小臉冷冰冰地瞅著傅景梟,聽著男人在他耳邊洗腦,“叫爸爸。”

“爸爸。”傅景梟很耐心地教著。

蘇予梟在旁邊抱著奶瓶,他歪了歪腦袋看向男人,清澈的眼睛眨啊眨的。

傅景梟轉移了目標,“小予,叫爸爸。”

“阿巴阿巴。”蘇予梟將奶瓶上的奶嘴從小嘴裡取出來,“阿巴阿巴阿巴~”

“爸爸。”傅景梟糾正他的發音。

結果蘇予梟笑眼彎彎地看著他,“誒。”

傅景梟:“……”

阮清顏在旁邊直接笑到肚子痛,然後立刻將這件事分享給了其他人,蘇家傅家的大傢夥兒也跟著她一起哈哈哈。

#驚!梟爺喜當兒子!#

蘇西辭笑得快喘不上氣,“哈哈哈哈哈他媽的不在現場簡直是一大損失!這是今年最大笑料冇有之一,媽的肚子痛!”

“小予可真損呐!冇有比他更損的了!我本來還想叫他們喊舅舅……算了算了,到頭來他們變成我舅舅。”蘇南野拍手叫好。

畢竟難得看見傅景梟吃癟的時候。

阮清顏唇瓣輕彎,她摟著他的脖子,“突然多了個爸爸的感覺怎麼樣?”

聞言,傅景梟幽幽地斜眸睨她一眼。

那表情簡直委屈到不行,又憋悶又無可奈何的模樣,而蘇予梟的這聲“誒”也讓他徹底打消了教他們喊爸爸的念頭。

偏偏葉夭和薑姒的崽崽還出生了。

醫院那邊中午傳來訊息,說薑姒早晨送去醫院順產,生了個超可愛的閨女!

傅景梟:“……”

阮清顏連忙收拾東西要去醫院看娃。

再次打翻醋罈子的男人旋即起身,他冰著個臉道,“我也要去。”

阮清顏有些詫異地看了傅景梟一眼。

這傢夥向來避嫌不管薑姒的事,更不會管那個娶了老婆當了爹之後就飄到不行的葉夭,突然提出要去醫院探望簡直破天荒。

但阮清顏很快就反應了過來。

她恍然,“你是想去看姒姒的女兒吧?”

傅景梟斜眸睨她一眼,冷哼道,“女兒有什麼好的?我兩個兒子不比女兒強?”

“你是說那個要當你爸爸的蘇予梟?”阮清顏眉梢輕挑,不留情地反問。

傅景梟:“……”

雖然男人自從變成奶爸之後,就被兩個小子鬨得逐漸放棄對閨女的想法。

但阮清顏知道他還是很想要個小女兒。

什麼去探望薑姒,那都是衝著軟軟糯糯的小棉襖去的,估計心裡還盤算著要把薑姒剛生的小棉襖偷回家玩兒兩天。

於是阮清顏便帶著傅景梟去了醫院。

剛生完孩子的薑姒,比當初的阮清顏還要活蹦亂跳,當天就直接下了床,葉夭攔都攔不住,哪怕重新把她抱回床上。

阮清顏現在抱娃的姿勢相當熟練。

她小心翼翼地抱起繈褓中的嬰兒,輕輕搖晃地哄著,“女孩子是可愛啊。”

繈褓中的嬰兒還冇徹底睜開眼睛。

但她皮膚很是白皙,比起傅慕清和蘇予梟出生的時候,臉蛋還泛著淡淡的櫻花粉,睫毛要更加纖長捲翹些,小嘴玲瓏。

傅景梟也悄咪咪地朝繈褓瞥了眼。

但他很快就將目光收了回來,“是嗎?哪有傅慕清和蘇予梟剛出生的時候漂亮?”

“嗤——”葉夭不由得冷嗤一聲。

他玩味地勾了下唇,“哎喲,讓我聞聞這是哪裡來的醋味兒?快把病房都給淹了。”

傅景梟隨即抬眸給了葉夭一記冷眼。

薑姒和葉夭把證領了之後,流光集團和星宿集團就徹底合併,更名為流星集團。

自此以後葉夭就在他麵前飄得厲害。

畢竟一躍從屬下,晉升為老闆最好的閨蜜的老公,這擋箭牌他可是利用得當。

但薑姒也不以為意,“可愛嗎?”

她輕輕地撇了下唇瓣,懶洋洋地躺進了被窩裡,“你要是喜歡的話你拿去養。”

“真的啊?”阮清顏彎了彎唇。

蘇予梟和傅慕清平時有傅景梟照顧,她還真有功夫替薑姒養她的寶貝女兒。

薑姒撩了下眼皮,“帶走帶走,小孩子什麼的最煩了,你抱走玩吧,活著就行。”

傅景梟:“……”

葉夭:“……”

這兩個親媽不愧是好閨蜜,在養崽這件事上還真是一模一樣,活著就行。

葉夭立刻將寶貝閨女從阮清顏的懷裡搶了過來,“那不可能!這是我閨女!”

他極要緊地抱著他疼得要命的寶貝。

還低頭看了那咯咯笑的小傢夥兩眼,用指尖輕輕地戳了下她糯糯的臉蛋。

長得像他,但還好眼睛和下巴像薑姒。

這麼可愛的小寶貝怎麼能送給彆人?

葉夭看了傅景梟一眼,“酸吧你就!閨女就是比兒子香,你要不要聞聞?不僅香噴噴而且軟糯糯,可比那兩個小子軟!”

“你是要把她煮了吃?”傅景梟冷笑。

香噴噴、軟糯糯,他是在形容什麼包子饅頭米飯粽子湯圓之類的嗎?

葉夭:“……”

但某些人表麵看起來越是冷靜淡定,心裡就越是波瀾起伏,好不容易壓下去的那顆想要女兒的心,又重新被勾了起來。

當晚傅景梟就把阮清顏壓在了床上。

他摟著懷裡的女人,唇瓣落在她最敏感的側頸上,極為磨人地輕輕蹭著她,“顏顏,我們再生個女兒吧,嗯?”

阮清顏:“……”

她側首避開男人鋪天蓋地落下來的吻。

指尖輕輕地攥著身下的床單,“彆鬨,阿慕和小予在隔壁能聽到。”

“你小聲點。”傅景梟嗓音低低地。

他輕輕地撩開阮清顏的衣服,指尖慢條斯理地探進去,用氣音,“我輕點。”

阮清顏掙紮著,“……不行。”

“行。”傅景梟輕吻了下她的唇瓣,在她的柔唇上輾轉廝磨著,“再生個女兒。”

“不行。”阮清顏用手掌扒住他的臉。

她立刻抽開床邊的抽屜,掏出一個小盒子扔在他臉上,“我距離上一胎才五個月!”

傅景梟:“……”

他瞬間被小盒子砸得清醒了大半。

然後所有的動作都頓住,他抿了抿唇,斂了下眼眸,“抱歉顏顏。”

他其實也冇有真的想讓顏顏給他生二胎,隻是看到薑姒生了女兒被刺激到了……

畢竟他知道阮清顏懷那兩個臭小子的時候有多痛苦,從早孕期的孕吐反應,到後來生產時喊痛他都在外聽得一清二楚。

傅景梟將阮清顏緊緊地摟在懷裡,閉上眼眸輕吻著她的眉心,“我們不生了。”

但這也不妨礙他繼續做彆的事情。

於是倏然動手撕開她的睡裙,畢竟作案工具都給他遞過來了,“撕拉——”

阮清顏:“……”

這個男人是真的狗到冇邊兒了。

但她還是摟著男人的脖頸,唇瓣輕輕地貼在他的耳邊,軟聲道,“梟梟寶貝,再等等,我們一定會有個香香軟軟的女兒。”以後會嫁給什麼樣的男人,這麼漂亮的女孩誰會不心動呢……”男人們的目光也紛紛落在阮清顏身上。傅景梟的眸光陡然一暗,他眸色幽深地望著眼前的女孩,這身姿的玲瓏線條的確誘人,尤其是她竟然穿了件一字肩……男人周身瞬間便散發出不悅的醋意。他倏地一收手,結束了這支舞的動作,重新將阮清顏撈回了自己的懷中。阮清顏腰肢輕抬卻是陡然一個踉蹌。她差點冇回過神來,直接撞進了傅景梟的懷裡,以極親昵地姿勢撲在他的身上,甚至小手...